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又下雪了。滿目都是雪染的風采,好美! 我喜歡春風的和煦,夏日的香氣,秋天的成熟,更喜歡冬季雪染的風采。 我喜歡漫天飛舞的雪花,如同一個個跳動的音符,在天際間譜寫著一首首生命的樂曲,給我們帶來了無限的生機。 我喜歡純潔無瑕的飛雪,淨化了空氣,滋潤了大地,沖淡了寒氣,熱鬧了這個浪漫的冬季。 我愛雪花飛舞瞬間;我愛雪浸大地的時刻;我愛踏雪時發出“喀吱”的聲響,我愛賞雪時心境開闊的感覺。 我愛迎風傲雪的松柏,我愛白雪皚皚的山脈。 我愛雪中身著五顏六色冬服的人們,像一個個美麗的貝殼,點綴著浩瀚的人海。 不能想像,如果沒有了雪,那冬天將會是怎樣的壓抑、怎樣的寂寞、怎樣的清冷、怎樣的無趣! 年復一年,雪下了一場又一場,雪是不變的,變的是雪染的風采。 曾經的雪,雖然帶給過我們很多的快樂,比如,打雪仗、堆雪人、劃冰車……但感覺更多的則是害怕、痛苦和不便。那時,盼雪又怕雪。 現在不同了,時代在發展,社會在進步,生活在改變。 如今的孩子們,再也不用像我當年那樣,在風雪中行走16里路求學,因為現在有車可乘;再也不會像我當年那樣,冰天雪地裡,腳被凍得如貓咬般的感覺,因為現在有各種棉鞋可穿;再也不會像我當年那樣,在大雪天,躲進有爐子的同學家裡取曖,因為現在家家有了溫暖的住房。 如今,有雪的冬天真好,雪染的風采更美!
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初秋。夜色闌珊,淡淡的風收回四野喧鬧,白天演繹的精彩與炎熱都歸入黑暗的寂靜裡。 我獨自站在空曠的天地間,像一個紅塵倦客,隱身在夜色中。煩亂的心緒漸漸地隨風而散,乾淨的靈魂於夜色墨染裡卻找到了本質的純粹。塵封在心底的那些從不輕易碰觸的情思如籐蔓一樣瘋長,突破緊鎖的心門,讓那一縷珍貴的情思如裊裊的輕煙,指引著我向著你所在方向飛去。你也會站在夜色中央,凝望遠處嗎? 點點的繁星,如眼睛,眼底閃爍著不可臆想的謎。總會有一顆星星為我亮著,是那一顆星嗎?閃爍著前世的輝光,遺下淡淡的馨香。這樣的光亮,這樣的香息,會伴我今生來世的每一個角落。那是我不可逃避的宿命星,即使被夜雲遮住,我也能夠一眼辨出準確的方位,明瞭你始終如一地不變守候在空曠的蒼穹,輕輕地對你喃喃囈語,觸摸著心底唯獨想對你訴說的心事,告訴你關於那個夢境的點點滴滴…… 在我生命的輪迴中,與你恰恰有一個交點。我認為這是緣分。無論是善緣,還是孽緣,都注定此生與你再也無法割斷。這是緣分帶給我的心靈悸動,能夠擁有這份感動,撫慰我疲憊的心靈,我在靜夜裡,慢慢地滑向你。 等你來到我的夢中,一個眼神,一句話,在夢中每一寸朦朧的空間中,溫柔燦爛地綻放。那是幸福產生的幻覺嗎?當夢的百葉窗開啟後,那些閃光的景象,在一時間驅除了黑暗的圍困,消散了浸潤在心頭的陰霾。 你微笑著向我伸出手,頓時,那些千絲萬縷的愁腸,被一種無可言喻的歡欣所代替。於是,燦爛的光線突破了如紗如霧的夢境,升騰著,漂浮著,跳躍著愛的字符。 我對你報以同樣的微笑。相信在此時,我們會同時感受到其間的美好。這是一種信念,亦是一種追求,歸結起來也是一種緣分。你闖入我的夢境,用手心的溫度來溫暖我冰涼的雙手;我用纖塵不染的心靈去感應你的內心世界,將一聲遙遠的歎息,一個不由自主的顫抖,永遠留在記憶的長河中。 你應該知道,唯有你才會讓我這樣認真地剖析自己的內心,懷揣著一份真誠與希望,在無言地對視中,走出灰濛濛的時光,回到曾經千辛萬苦尋覓的精神家園中。細想開來,這是緣分詮釋的神奇!有緣走入我的夢境,讓我傾聽到震撼我心的那一次鐘鳴。 應該說,我們生命中所遇到的悲歡離合,無不和緣分掛鉤,看不見摸不著的那份緣,在冥冥中安排著人與人之間的際遇。無論是姍姍來遲,抑或是捷足先登,都是緣的促成。我懂得這些,從此不再憂傷。因為,並不是要達到了怎樣的目的,愛才可以成為愛;並不需要怎樣的驚天動地,愛才可以亙古永恆。彼此安然守候,簡單存在,一樣可以詮釋愛情,一樣可以為幸福詮注。即使在夢中,依然記掛在心懷。 靜靜地佇立夜夢的中央,一遍遍描摹與你重逢的情景,回味著你反覆說的話語:握住我的手,從此不再會有悲涼。於是,我將手伸向夜空,好像觸摸到那雙有力的手,以及手心的溫度,體驗著生命的默契與心靈的感應。 貪戀相依的溫暖,穿越四季的風,與你燃成熱烈的驚艷,夜,正為我們開啟神秘的門扉……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無月,雨歇了歇,又開始了下一節拍的吟唱,原本乾枯的桐葉,藉著微雨潤了潤身子,乘著風兒在雨中,霧裡飄曳起舞,是悲歌擬或是死別,我不懂,只知秋來了。 膝關節痛,肩膀痛,胸悶,肚子痛以往的老朋友按慣例都按時報到了,感覺身子由內向外透著潮濕冰冷,走過一片片草坪,走過一塊塊松柏,梧桐織就的網格,好像自己是天地間遊走一枚無用的棋子,又好像隨風而逝的柳絮,漫無目的,漠然而行。其實在很多個下雨的曰子,喜歡這種獨行的感覺,也樂於享受這一份空曠。寧靜,無思無慾的自由。看看一圈圈的年輪,我不知道那一天會失去這一份與心交談的浪漫,假如某一天真的失去了,我還有什麼? 兒時的頑劣,無知,青年時莽撞與狹隘,說真的我不是國家的十大傑出青年人選,想想愧色胸。 掏出煙,點燃,快意恩仇的呼將出去,爽極了。這一生就這一點惡習了,咳著並迫切的吸著,告訴自己就讓自己不要太完美了,抽吧,抽死拉倒。 捏捏手指感覺困困的酸楚,失去了以往朝氣四溢的方剛,總是想再握緊些,有時都握痛了自己,可是到頭來卻不知握緊的是手指,失去的卻是自己的心。 仰望霧靄沉沉的天空,不透亮,卻空邃卓然。它宛如一個白髮飄逸的智者,默默地伴我同行。又宛若一個心靈相通的紅顏知己,靜靜地相偎相依。又好像一個能相扶相攜的摯友,相互聆聽與傾訴。 伸出手接住一滴雨珠,揉碎了。化學老師告訴我不管大,小它依舊是一個個水分子。其實我知道剛剛揉碎的是生命中那以逝去的又一個花季。
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如水的月光在指縫間穿行,四周靜謐無聲,只有偶爾的車輛快速駛過。此時的心情如那四處滋生的籐蔓只想把你纏繞,歲月流逝中沉澱已久的那些渴望又如雨後的春筍,頂開了塵封的泥土,露出尖角只為把你找尋。 曾幾何時想做你身邊的紅衣女子,長袖善舞,輕啟玉唇為你長歌一曲,慰你一世的寂寥。漆黑如墨的夜色裡點一盞明燈,燈下為你碾一方遠古的硯,看你-----就著這時光在古舊的宣紙上為我寫一首相思曲。月朗星稀的夜晚,登高台,用我芊芊的十指為你鳴箏金栗柱、素手玉房前。草長鶯飛的季節,十里長亭或灞橋煙柳下,低眉順眼、輕攏慢拈,訴不盡昨夜情深。 漁舟唱晚,彈湊了時光荏苒。 而你也必是站在我的身後,和著這風生水起白衣飄飄,一派的玉樹臨風。暴風驟雨有你一把花紙傘,刀光劍影有你的生死相依,大漠孤煙上有你緊牽的那雙手,讓我再也不會感到害怕和孤單。槳聲燈影裡、輕帆扁舟前你的擁抱一如從前。風飛沙穿過迷茫的雙眼,秦歌宋詞、一眼萬年。 星沉月落夜聞香 素手出鋒芒 前緣再續新曲 心有意 愛無傷 只是你不知那些靈性彗黠的字眼,已經次遞醒來,在我 清純 如水的眸中,閃閃爍爍。那是前生就刻下的印痕?此生注定在唐風宋 雨 裡重逢,攜了前生的古韻,目光越過層疊的山巒。楊柳堆煙時,用我飄飛的裙裾,暖你 春 初的寒。 前世佛前五百年的苦苦哀求,只為換你今生短短的一段情緣,那麼就讓時光不要這麼快的流逝吧! 然而 生命 經不起等候 ,一杯 落紅,一地 月光 ;一枕清愁,一季情殤……那些披霜如衣的獨守,讓對月的窗憔悴成畫中的景致,再也不知月圓幾時,月缺何昔? 只想就這樣霸道的劫了你的餘生,朝朝暮暮的相守,在彼此相對的視線中慢慢老去。 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只是朝來雨、晚來風。只怕 阡陌紅塵,終究一場繁花落寞,昨日盟深,正歡娛,便分鴛鴦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