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每天清晨,我家廚房便傳出呼隆隆的磨子聲,其中還夾雜著女人嘰嘰喳喳的說笑。我知道這是村裡人在我家拐甜沫子。所謂甜沫子就是用石磨將小麥、黃豆、花生放在一起磨碎,磨時,要不停地添水,直至磨成乳白色的液體,再倒入鍋中煮一個多小時,就成了。甜沫子喝起來香甜可口,能增進食慾,因此,人人都愛喝它。 如今,這種石磨越來越少,全村就剩下我家一個。它分上下兩扇,中間裝有軸承,架在長方形的木架上,只要抓住上扇石磨的木柄,便可以一圈圈地拐了,由於它操作簡單,很受村裡人喜愛。 來我家拐甜沫子的人越來越多,開始我還沒覺得什麼,後來便受不了了。因為來拐甜沫子的人天剛亮就來砸門,不但攪了我的好夢,而且連我跑二里地從鄰村馱來的兩桶自來水都給用光了。我十分生氣,便給那些人臉色看。那些人很知趣,漸漸地也就不來了。娘知道了其中的原因,先是把我臭罵了一頓,然後,挨家挨戶喊人們來拐,大家過意不去,娘說:“鄉里鄉親,誰沒用著誰的時候。” 打那以後,來我家拐甜沫子的人更多了,甚至連村南頭的瞎大奶奶也端著花生、黃豆顫巍巍地來了。娘便讓她坐著,自己替她拐,拐好後,又端著甜沫子把她送回家。有時,娘剛刷好,便來了人,她重新支起磨子,讓人家拐,然後再刷,從無怨言。 還有一次,村東頭的李大柱得了癌症,快不行了,光想喝甜沫子,可他媳婦不敢來。原來,李大柱在文革期間是村裡造反派的頭頭,他為了立新功,把曾當過國民黨教員的祖父整的死去活來,最後投河自殺。娘為了保護祖父,也被李大柱踢殘廢了一條腿。這筆筆血債,成了我們兩家永遠解不開的死疙瘩,從此再無往來。娘似乎也聽說了這件事,她在祖父的遺像前站了足足有三個小時。我喊娘吃飯時,見她臉上有晶亮的東西滾動,忙勸道:“娘,你別難過了,李大柱不是已經遭到報應了嗎?”娘沒有說話,她用衣角擦去淚水,端起舀好的黃豆、花生一瘸一拐地去了廚房。不大會,娘端著拐好的甜沫子讓我給李大柱家送去。我不去。娘生氣地說:“和一個快死的人記仇,咱還是人嗎?”我只得接過甜沫子去了李大柱家。對於我的到來,李大柱一家都非常感動,李大柱更是激動地兩眼含淚,他斷斷續續重複著兩句話:“對不起……我有罪……” 後來,我漸漸懂得了娘,也就更加喜歡那呼呼隆隆的磨子聲。從中我不但領略到了古老鄉村幾千年流傳下來的那份美好情感,也受到了教育和熏陶。它就像一股清澈的泉水永遠在我心中歡快地流淌。 文章來源:News is a Con versation |麥家 | 塔羅小魔鬼黃予澤(敖犬) |北辰時間_娛樂&情感 | Take a trip: San Francisco and Napa Valley |吳木鑾的BLOG | 一點五 |阿甲說書 | 亭亭的部落格 |Richard Scrushy Trial 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