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無月,雨歇了歇,又開始了下一節拍的吟唱,原本乾枯的桐葉,藉著微雨潤了潤身子,乘著風兒在雨中,霧裡飄曳起舞,是悲歌擬或是死別,我不懂,只知秋來了。 膝關節痛,肩膀痛,胸悶,肚子痛以往的老朋友按慣例都按時報到了,感覺身子由內向外透著潮濕冰冷,走過一片片草坪,走過一塊塊松柏,梧桐織就的網格,好像自己是天地間遊走一枚無用的棋子,又好像隨風而逝的柳絮,漫無目的,漠然而行。其實在很多個下雨的曰子,喜歡這種獨行的感覺,也樂於享受這一份空曠。寧靜,無思無慾的自由。看看一圈圈的年輪,我不知道那一天會失去這一份與心交談的浪漫,假如某一天真的失去了,我還有什麼? 兒時的頑劣,無知,青年時莽撞與狹隘,說真的我不是國家的十大傑出青年人選,想想愧色胸。 掏出煙,點燃,快意恩仇的呼將出去,爽極了。這一生就這一點惡習了,咳著並迫切的吸著,告訴自己就讓自己不要太完美了,抽吧,抽死拉倒。 捏捏手指感覺困困的酸楚,失去了以往朝氣四溢的方剛,總是想再握緊些,有時都握痛了自己,可是到頭來卻不知握緊的是手指,失去的卻是自己的心。 仰望霧靄沉沉的天空,不透亮,卻空邃卓然。它宛如一個白髮飄逸的智者,默默地伴我同行。又宛若一個心靈相通的紅顏知己,靜靜地相偎相依。又好像一個能相扶相攜的摯友,相互聆聽與傾訴。 伸出手接住一滴雨珠,揉碎了。化學老師告訴我不管大,小它依舊是一個個水分子。其實我知道剛剛揉碎的是生命中那以逝去的又一個花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