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這邊,我觸筆成傷,細數著曾經的點滴,淚隨字落,句句傾盡了靈魂的全力;那邊,你載歌起舞,炫耀著今朝的幸福,笑容滿臉,刻刻洋溢著甜美的笑顏。 這邊,我隨風而立,滿身的疲憊愈顯憔悴,孤身一人,嘗盡了世間炎涼;那邊,你相擁而臥,陶醉的笑容春暖花開,執他之手,享盡了世間姻緣。 這邊,我伏案而眠,倦瑟的身軀承受冰寒,冬暖夏涼,成了遙遠的奢望;那邊,你依床入睡,安靜的容顏細掛美滿,四季如春,緊繞在了你身邊。 這邊,我是我,那邊,你是你,互不相欠,各自尋著幸福,即使偶然夢中相遇,也只是擦肩而過的輕輕揮手,互相走過,我看不到你不捨的雙眼,落下的淚水,你看不到我狠心的臉上,淚流滿面。 這邊,我隔著永遠觸摸著你離去的淒涼,那邊,你穿起嫁衣套緊了人生的綻顏。 茫茫人世,何處是我最初的回憶,滾滾紅塵,哪邊留下過我的足跡,等到滄海桑田,等到海枯石爛,於半推半就中,結束了天長地久的誓言。 奈何橋邊等了千年,本不該相遇今世,孟婆卻也感動於誓言,手牽手,兩碗孟婆湯下,在轉世的霎那,相牽的雙手鬆遠了今世的距離。 注定要相遇,相遇後,注定要分開,用盡了千年,換來今世的相伴幾夕,雲卷雲舒的惆悵,待到雲花盛開時,憂傷才露天際。 我成了等待千年的白狐,等了千年,等來了一場空夢,繼續著千年前的孤獨。 花開次第的浪漫,成了遙不可及的夢幻,抓一片,皆是虛幻,心底微微顫起的旋律,刻著你的幸福,於黑暗中,愈來愈遠。 夕陽依舊紅,滿天的星光依舊,你說你要一顆星,讓我去摘,你的路會光明,我癡癡凝於夜空,我就是你的星,為你照亮所有的黑暗。 夜依舊,星依舊,我依舊等在有星的地方,等著做你的星星,等著做你的雙眼,等到憂傷滿地殘。 清水湖畔,月沉在湖底,深情的呼喚,琵琶聲起,哀婉的詠唱,哭淡了月的容顏,忽一低頭,仿若百年。 褪色的世界,留下了單一的顏色,憂傷掛起高高的錦旗,站在閣樓上,看你紅妝束身,偎於他懷,我的冬衣破碎自落。 這邊,我觸筆成傷,回憶著你閱我寫,回憶著你審我辯,回憶著你追我逃。 這邊,我隨風而立,回憶著你給我披的衣,回憶著你給我疊的碟,回憶著你教我數的星。 這邊,我伏案而眠,回憶著你的偎依,回憶著你的牽手,回憶的你的溫度。 這邊,我是浮土,那邊,你是紅塵,再怎麼回憶,等風吹過,就算淚流得滿面,也澆不出百花的盛開。 我在這邊,你在那邊,我的淚穿了你的紅線,成了我一世的回憶,一世的痛。